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电子烟,在年轻人吞云吐雾间疯长的一颗毒瘤

烟草是冷漠的杀手,烟草危害是世界最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之一,无数人的健康和生命因烟草而折损。

不过,围剿这颗毒瘤的战役一向艰难。早在五十多年前,科学界就已经知道了吸烟与癌症间的明确关系。而直到2005年,世界卫生组织(WHO)才正式公布《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呼吁全球性控烟。在中国,这种滞后更为明显:公约2006年在中国生效,但14年后的今天,其中要求的图形健康警示依旧没能出现在中国的烟盒上。中国依然是全世界最大的烟草生产和消费国,每年因吸烟死亡的人数超百万

中国的烟盒上至今还没有图形健康警示 | The Atlantic


一边是传统烟草遗毒深重,另一边,新型烟草也开始快速发展。从第一支电子烟问世起,短短十余年,电子烟行业已经发展成市值数十亿甚至上百亿美元的全球性产业。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电子烟产量为12.1亿支,市场消费规模约32亿元,其中18亿元为线上渠道销售。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电子烟生产和出口国家,供应全球90%~95%的电子烟产品与配件。

电子烟及其烟雾丨图虫创意


在“健康”“有助戒烟”等诱人宣传语的引导下,不少吸烟者转投电子烟的怀抱。这些宣传语本身已足够可疑,而即便电子烟对吸烟多年的成年人是个可能有利的个人选择,当青少年也吸起了电子烟,问题就不再那么简单

伸向青少年的魔爪,隐匿于“时尚潮流”之下


你见过这样的照片吗?

拥有345万粉丝的Austin Lawrence在其Instagram上发布的照片/视频 | Instagram@vaustinl


在各大社交媒体上都能看到网红明星发照片说ta开始抽某个牌子的电子烟了,也能看到各种电子烟的广告,里面总有一个身材性感的人,两根手指夹着泛着蓝光、充满未来感的电子管,口吐云烟,似乎充满了仪式感。

电子烟凭借年轻化的营销策略、多样的口味和彩色的包装,开始吸引越来越多的未成年人。

图 | Wikimedia Commons


占美国电子烟市场3/4份额的Juul电子烟,凭借U盘一样的外形和平民的价格,成功打入中学生市场,并轻松规避家长、学校的监管

而在抖音上掀起一阵热潮的小辣条电子烟,有16种口味可供选择,包装色彩鲜艳,一次使用后即可丢掉,甚至不必填装烟弹。正如其名“小辣条”,这款电子烟外形为小小的长条状,若想在不被人发现的情况下偷偷使用,并不是难事。三十多元一支的价格也处于学生可承担的范围之内。

可以在某宝轻易买到各种类型的电子烟 | 网页截图

烟草包装对青少年的意义和对成年人是不同的。根据苏格兰斯特灵大学的研究,澳大利亚对烟盒实行统一的橄榄绿新包装后,接受调查的青少年90%左右都认为新外壳很丑,这也在很大程度上阻止了他们购买烟草

而在不受监管的情况下,电子烟拥有了传统烟草所不具备的一切——包装鲜艳时尚、口味多样、便携、维护成本低,它可以来得悄无声息,掩人耳目,以至于年轻用户们开始在社交媒体上自发地宣传电子烟,一些受到年轻人追捧的名人也直言不讳地宣传电子烟“有多好”

罗永浩在微博上向非烟民推荐电子烟 | 微博截图

小野电子烟甚至拿英国卫生部的新闻稿撑腰:


小野电子烟更是搬出了英国卫生部来撑腰 | 宣传图截图


但英国卫生乐橙app官方下载安装注册部发布的这一新闻稿受到了诸多质疑。实际上,包括名人效应在内,任何形式的宣传和市场营销都会起到烟草使用正常化的作用,它们不真实地把烟草与魅力、性感等联系起来。英国广告标准局(ASA)明确表示,英国电子烟之所以会大肆流行,原因之一便是难以管制的市场营销,而放肆的营销吸引的不仅是成年人,当然还有青少年。

当一些国家部分禁止了烟草在传统媒体上的直接广告和产品推销,烟草公司则采用间接的营销策略来规避限制。例如,他们会赞助年轻人喜爱的活动,比如赛车、体育赛事和音乐节等,这样一来目标人群集中在了年轻人

世界卫生组织明确指出:仅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和促销这一项措施,就可使烟草消费降低约7%,部分国家甚至下降16%。

电子烟能轻松吐烟圈,很多年轻人觉得很帅气 | 图虫创意


而电子 亚美手机网页注册烟面临的恰恰是不加管制的宣传,这导致吸食电子烟的青少年数量急剧上升拿美国来说,2013年至2014年间,使用电子烟的中学生数量增加了两倍,这意味着约有13%的美国中学生正在使用电子烟,这一比例超过了传统烟草。

根据2015年的有关报道,德国12至17岁人群中有12.1%已经尝试过吸食电子烟。香港吸烟与健康委员会的数据显示,15~29岁的年轻吸烟者中使用电子烟的比例已经显著超过30岁以上的吸烟者。

美国吸食电子烟的高中生比率激增 | NEJM


更令人担忧的是,有证据表明,电子烟可能引诱青少年走上吸食传统烟草的道路。2018年1月,美国国家学院评估了10个相关问题的高质量研究,并得出了相同的结论——电子烟的使用与传统烟草的使用相关。

2016年发表的一项研究中,科学家在美国南加州高二和高三学生中找到两组被试,一组吸食电子烟但没有吸过传统烟,另一组则二者均没有使用过。在持续跟踪调查16个月后,电子烟使用者中有40.4%开始吸食传统烟草,而对照组中这一比例为10.5%。

电子烟没有那么安全健康

如果只使用电子烟,不转向传统烟草,这些青少年是否就不会被伤害?“无害”是电子烟的最大卖点之一。一项对四个国家(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近6000人的调查发现,在使用过电子烟的人中,80%的人觉得电子烟比传统卷烟危害小。

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在禁烟区出现了电子烟的身影 | 图虫创意


电子烟上市不过十余年的时间,对于它的长期健康风险,还缺乏大规模的流行病学研究,而要得到明确的结论,至少也要耗时十几年甚至数十年

但早在2014年,世界卫生组织在考虑了100多位科学家和烟草防控人员的意见后,就报告已经有足够的证据让我们去关注电子烟三个领域的健康风险:尼古丁、其他有毒释放物以及二手释放物。

尼古丁

电子烟可以通过烟液将尼古丁灌输给吸取电子烟的人们。而尼古丁是高度成瘾物质,传统烟草让人上瘾,正是因为它。

电子烟中的尼古丁含量可高可低,取决于商家提供或者你使用什么样的烟液。但一方面,市售电子烟中,尼古丁含量较高的产品比例并不小;另一方面,一些以电子烟作为吸烟生涯开端w66利来官网APP下载安装注册 的人,即使最初选择的是含有较少尼古丁的电子烟,随后也很容易转战高剂量尼古丁的电子烟甚至是传统烟草

电子烟可以通过烟液将尼古丁灌输给吸取电子烟的人们 | 图虫创意


除了成瘾,尼古丁本身的毒性也不能完全忽视。它可能引起神经退行性病变和心血管疾病,还可以导致儿童和胎儿的大脑发育问题。美国和英国都已经发生过儿童尼古丁中毒事件。

今年4月3日,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还指出,一些使用电子烟的人,特别是年轻人,在吸烟后出现了癫痫发作,而这很可能是尼古丁引起的罕见副作用。虽然这样的例子并不多,癫痫与电子烟之间的确切关系也还需要证实,但FDA已经将它作为不良事件报告并呼吁更多的调查。

其他有毒释放物

市面上的电子烟种类繁多,有毒物质的情况也很复杂。比如加热过程会有助于电子烟释放甲醛、乙醛、丙烯醛等有害物质,还可能改变某些化学物质的成分,产生新的潜在危害。有研究分析了12种电子烟,发现与传统烟草相比,有些电子烟释放的有毒物质很少或含量很低,但也有些电子烟会释放致癌物质,并且含量和很多常规卷烟中的一样高。

部分电子烟也会释放致癌物质,并且含量和很多常规卷烟中的一样高 | 图虫创意


前世界卫生组织无烟草倡议项目经理阿曼多佩鲁贾(Armando Peruga)说:“电子烟含有的有毒物质可能低于常规卷烟,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没有风险。有人说这些风险低,但我们的问题是‘多低’?如果吸常规卷烟是从100层楼跳下去,那么使用电子烟如同从较低的楼层跳下去,但到底是哪层楼?我们不清楚。”

但即使是10层,风险仍然很大。

二手释放物

实际上,电子烟的二手气溶胶已经成为新的空气污染源,它其中包含的某些金属,比如镍和铬,不仅高于空气,甚至还高于二手烟

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显示,与正尊龙APP下载安装注册 常空气相比,电子烟二手气溶胶中的PM1.0和PM2.5含量分别高出14~40倍和6~86倍,尼古丁水平则高出10~115倍。

吞云吐雾间把危害带给了身边的人 |Los Angeles Times


这些二手气溶胶中的有毒物质很可能增加旁边人的健康风险,比如渗透进肺部和心血管系统,而免疫力较差以及有基础疾病的人则更容易受到影响。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研究人员在探索电子烟颗粒暴露和高血压、冠心病等不良结果的关系。

各种添加剂

目前,各种电子烟中的香料添加剂高达 8000种。虽然这些调味剂对健康的影响还没有得到全面的研究,但有限的资料表明,大部分调味剂在长期使用的情况下都可能造成健康风险,特别是甜味调味剂。许多调味剂还有刺激性,可能会加重呼吸道炎症。

不同口味的调味剂可能加重呼吸道炎症 | pixabay


戒烟功效尚不清楚

帮助戒烟是电子烟的另一个卖点,也是它发明的初衷之一,那么它究竟起到了多大的作用呢?很遗憾,这方面的研究仍然不够充足,且其中涉及到诸多复杂的因素。

今年早些时候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研究表明,在随机试验中,通过电子烟成功戒烟的人数是使用尼古丁替代疗法的两倍。共有886名受试者参与了随机试验,电子烟组的1年戒烟率为18.0%,而尼古丁替代组为9.9%。但即便如此,从绝对数量上来说它也只帮到了所有参与者中很少的一部分人

电子烟的戒烟功效还缺乏证据 | 图虫创意


此外,这一试验的结果还可能受到其他因素的影响,比如采用电子烟方式戒烟的受试者可以随时把电子烟拿在手里,而使用尼古丁代替疗法的受试者则需要特意跑到药店去拿尼古丁贴片,这大大增加了操作难度,很可能使得这些人放弃了戒烟。

电子烟的监管势在必行

烟草是一个重大的公共卫生问题,传统烟草监管困难,落在电子烟上,情况也不乐观

目前,已经有不少国家和地区全面禁止销售电子烟,比如新加坡、泰国、中国香港等。这些地方对于传统烟草的管控相对严厉,为了进一步保护非吸烟者以及未成年人,对电子烟的态度也更加强硬。

香港于去年宣布全面禁止电子烟 | 新闻截图


在电子烟使用上,各个国家和地区之间有一些共识,比如都认同电子烟不应该成为“吸烟之路”的起始,即应该阻止非吸烟者和未成年人吸食电子烟。但对于电子烟其他方面的监管,各个国家和地区之间的差别较大。

其中一个主要问题是,应该把电子烟当做什么产品看待,是普通消费品、烟草制品还是药品,这往往也决定着各地政府对于电子烟的监管思路。

2016年,美国FDA发布声明称,电子烟属于烟草制品,这意味着电子烟在美国市场会像常规烟草一样,在生产、销售、产品宣称等方面受到更加严格的监管。德国和意大利等地也将电子烟归为烟草制品。

日本则把电子烟作为药品监管,禁止其在市场上自由流动。韩国则以是否含有尼古丁为界限,将不含尼古丁的电子烟视作消费品,而将含有尼古丁的视为药品。

但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其他地方,对于将电子烟视作哪一类产品,还没有准确的定论。在中国,普通消费品通常归市场监督管理局管理,烟草制品归烟草专卖局监管,而药品监管则分属于药品监督管理局。当电子烟所属类型不明确时,很容易出现责任空白、重叠等混乱的情况。

电子烟归类不明,监管处于灰色地带 | pixabay


这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电子烟生产、销售、使用和宣传的自由性,也使得电子烟很多时候处于监管的灰色地带

比如,室内禁烟场所就可能会对电子烟亮起绿灯,禁止销售传统烟草的地方却可能会出现电子烟的身影。

再比如,尽管《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广泛禁止烟草广告、促销、赞助,我国广告法也明确禁止大众媒介和公共场所的烟草广告,电子烟的广告却可能堂而皇之地绕过这些规定,出现在各种场合

在本月举行的麦田音乐节上,就有着集赞送电子烟的活动,且不需要验证参与者年龄丨 活动截图


这些宣传场景都会使得电子烟的社会认可度增高,让人觉得它和普通消费品没有区别。

部分电子烟支持者认为,将电子烟作为烟草或是药品对待是过度监管,它会让一些人错过这种可能有效的戒烟设备,还会阻碍戒烟产品的创新。但是,由于电子烟本身存在着上瘾可能、毒性风险,其二手烟雾也有潜在危害,加之它在青少年中泛滥,显然不应该对它听之任之。

世界卫生组织也指出,尽管还需要更多的研究,但是电子烟和类似装置正在被频繁销售,它代表了一个正在演进的前沿领域,为了公众的健康,需要在全球对其加以管制

2018年8月,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和国家烟草专卖局发布通告,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这是国家层面上首次针对电子烟发声一些城市如杭州,也在相关控烟条例中明确规定公共场所禁止吸食电子烟。

《关于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的通告》 丨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与国家烟草专卖局


但这些措施的落实仍然有所欠缺一些青少年活动的地方,比如中学旁边的文具店里,仍然可能在明目张胆地售卖着电子烟,各种广告语也毫不避讳地展示着。而世界卫生组织指出,零售点内的广告和烟草产品陈列会影响青少年的吸烟行为。

北京某中学旁边的商场文具店中,还在销售电子烟 丨 作者拍摄


购物网站的电子烟产品页面上也经常会标明禁止未成年人购买,但是相关信息几乎都是放在产品介绍的最末,并且店家通常不会核实买家是否已成年,未成年人想通过线上渠道购买电子烟产品非常方便。

购物网站上,电子烟的未成年人禁用提醒丨网页截图

作者在购物网站上与店家交谈,试图购买电子烟,店家并未询问年龄信息丨聊天记录截图


现有规定的落实情况堪忧,而在电子烟监管的其他方面,我国也还缺乏明确的规定和可靠的措施。截至目前,有两项电子烟国家标准已经在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立项,不过两项标准仍处于“正在批准”状态,尚未发布。

已经立项但尚未发布的电子烟国家标准丨 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


这意味着国内目前还没有电子烟相关的国家标准。可以说,中国市场上的电子烟监管仍然处于基本空白的状态。这使得市面上流通的各类电子烟产品鱼龙混杂,质量参差不齐,在原材料选择、添加剂使用、工艺设计、质量控制等方面更是充满了随意性,这带来了很大的安全隐患。

中国男性吸烟率在多年中居高不下,给公共卫生造成了沉重压力,监管不力难辞其咎。相比欧美国家,目前电子烟在中国市场的渗透率还比较低,但中国一直是烟草大国,国内电子烟市场潜力也巨大,面对烟草新形态的迅速崛起,如果监管不到位的话,电子烟行业容易乱象丛生,其潜在的健康风险也可能危害到很多人,只有及时采取有效监管措施,才可能不再重蹈传统烟草管理的覆辙。

参考文献:

1.https://www.who.int/bulletin/volumes/92/12/14-031214/en/

2.https://www.who.int/nmh/events/2014/backgrounder-e-cigarettes/zh/

3.https://www.fda.gov/news-events/press-announcements/statement-fda-commissioner-scott-gottlieb-md-and-principal-deputy-commissioner-amy-abernethy-md-phd

4.Goniewicz ML, Knysak J, Gawron M,et al. Levels of selected carcinogens and toxicants in vapour from electronic cigarettes.Tob Control. 2014 Mar;23(2):133-9.

5.Karena D.Volesky, Anthony Makia, Christopher Scherfa, et al. The influence of three e-cigarette models on indoor fine and ultrafine particulate matter concentrations under real-world conditions. Environmental Pollution.2018, 882-889.

6.Hanan Qasim, Zubair A.Karim, Jose O. Rivera, et al. Impact of Electronic Cigarettes on the Cardiovascular System. JAHA. 2017, 6(9).

7.Hess IM, Lachireddy K, Capon A. 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health risks from passive exposure to electronic cigarette vapour. Public Health Res Pract. 2016 04 15;26(2):e2621617.

8.http://dx.doi.org/10.17061/phrp2621617

9.King AC, Smith LJ, Fridberg DJ, Matthews AK, McNamara PJ, Cao D. Exposure to electronic nicotine delivery systems (ENDS) visual imagery increases smoking urge and desire. Psychol Addict Behav. 2016 Feb;30(1):106–12.

10.http://dx.doi.org/10.1037/adb0000123

11.King AC, Smith LJ, McNamara PJ, Matthews AK, Fridberg DJ. Passive exposure to electronic cigarette (e-cigarette) use increases desire for combustible and e-cigarettes in young adult smokers. Tob Control. 2015 Sep;24(5):501–4.

12.http://dx.doi.org/10.1136/tobaccocontrol-2014-051563

13.https://www.who.int/bulletin/volumes/95/7/16-186536/en/

14.http://www.who.int/fctc/cop/cop7/FCTC_COP_7_11_EN.pdf?ua=1

15.https://www.fda.gov/consumers/articulos-en-espanol/puntos-principales-sobre-la-nueva-regulacion-del-tabaco-de-la-fda

16.http://gkml.samr.gov.cn/nsjg/bgt/201902/t20190217_288901.html

17.Vaping may be more dangerous than we realized, Julia Belluz

https://www.vox.com/science-and-health/2019/3/28/18277658/vaping-health-effects-vs-smoking

18.Changing Perceptions of Harm of e-Cigarette vs Cigarette Use Among Adults in 2 US National Surveys From 2012 to 2017, Jidong Huang; Bo Feng; Scott R. Weaver, JAMA Netw Open. 2019;2(3):e191047. doi:10.1001/jamanetworkopen.2019.1047

https://jamanetwork.com/journals/jamanetworkopen/fullarticle/2729471

19.Study: Vaping helps smokers quit. Sort of., Julia Belluz

https://www.vox.com/science-and-health/2019/1/30/18203743/vape-juul-e-cigarette-study

20.Public Health Consequences of E-Cigarettes

https://www.nap.edu/catalog/24952/public-health-consequences-of-e-cigarettes

21.Schrdinger's Cigarette: Is Electronic Safer?, JULIE BECK

https://www.theatlantic.com/health/archive/2014/06/schrodingers-cigarette-is-electronic-safer/372671/

22.Everything you need to know about e-cigarettes, Julia Belluz

https://www.vox.com/2015/1/23/18089068/e-cigarettes

23.Juul, the vape device teens are getting hooked on, explained, Julia Belluz

https://www.vox.com/science-and-health/2018/5/1/17286638/juul-vaping-e-cigarette

24.E-cigarette Market - Segmented By Product (Completely Disposable Model, Rechargeable but Disposable Cartomizer, Personal Vaporizer, Others), Battery Mode (Automatic E-cigarette, Manual E-cigarette), and Region - Growth, Trends and Forecasts (2019 - 2024)

https://www.mordorintelligence.com/industry-reports/global-e-cigarettes-market-industry

25.E-Cigarettes and the Use of Conventional Cigarettes, A Cohort Study in 10th Grade Students in Germany, Matthis Morgenstern, Alina Nies, Michaela Goecke and Reiner Hanewinkel, doi: 10.3238/arztebl.2018.0243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5938547/

26.《青少年电子烟使用率显著上升 或应尽快纳入控烟范围》,舒圣祥

27.E-Cigarettes and Future Cigarette Use, Jessica L. Barrington-Trimis, PhD,corresponding author Robert Urman, PhD, Kiros Berhane, PhD, Jennifer B. Unger, PhD, Tess Boley Cruz, PhD, Mary Ann Pentz, PhD, Jonathan M. Samet, MD, Ad凯时ag娱乐APP下载安装注册am M. Leventhal, PhD, and Rob McConnell, MD, doi: 10.1542/peds.2016-0379

28.https://www.fda.gov/news-events/press-announcements/fda-takes-new-steps-address-epidemic-youth-e-cigarette-use-including-historic-action-against-more

29.《国际烟草控制政策评估项目ITC中国项目报告: 2006~2009》,加拿大滑铁卢大学,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控烟办公室

30.《给卷烟穿上“制服”,能让人少抽烟吗?》,图村村民

31.E-Cigarettes Perceived as Less Harmful Than Tobacco Cigarettes, PARTNERSHIP NEWS SERVICE STAFF

32.Zhu S, Sun J, Bonnevie E, Cummins S, Gamst A, Yin L et al. Four hundred and sixty brands of e-cigarettes and counting: implications for product regulation. Tobacco Control. 2014;23(suppl 3):iii3-iii9

33.Barrington-Trimis J, Samet J, McConnell R. Flavorings in Electronic Cigarettes. JAMA.2014;312(23):2493

34.van Assendelft A. Adverse drug reactions checklist.BMJ.1987;294(6571):576-577.

35.Saint DM, Vanillin-triggered migraine.Food and Chemical Toxicology.1997;35(5):527-528.

36.Tierney P, Karpinski C, Brown J, Luo W, Pankow J. Flavour chemicals in electronic cigarette fluids.Tobacco Control.2015;25(e1):e10-e15. FCTC/COP/7/11 9

37.Lerner C, Sundar I, Yao H, Gerloff J, Ossip D, McIntosh S et al.Vapors Produced by Electronic Cigarettes and E-Juices with Flavorings Induce Toxicity, Oxidative Stress, and Inflammatory Response in Lung Epithelial Cells and in Mouse Lung.PLOS ONE.2015;10(2):e0116732.

38.

https://www.who.int/tobacco/mpower/publications/zh_tfi_mpower_e.pdf?ua=1


作者:八云、黎小球

编辑:odette、mo


一个AI

今年世界无烟日的主题是“烟草和肺部健康”,切勿让烟草夺去你的呼吸。


本文来自果壳,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有需要请联系sns@guokr.com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果壳

ID:Guokr42

靠谱科普,就看果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